位序-规模法则与首位律的区别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国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型期,作为他组织机制的政府行为仍然较大程度地影响着区域城市体系的演化。各级政府一定程度上扮演着城市化的投资者和组织者角色,使城市在遵循政府经济计划和城市规划的前提下得到发展,城市体系演化呈现出自上而下的特征。长三角城市体系演化的他组织机制突出地表现在行政区划调整、城市规划,以及政府的城市化战略、投资倾向、区域开发政策等方面。

  区域行政区划调整影响城市发展腹地的范围,进而影响城市规模,对市区范围的调整更是直接影响城市规模的大小。自1982年到2004年的23年间,长三角地区行政区划的变动接近40次,平均每年有多于1.5次的变动。行政区划变动带来该地区城市化水平的波动,也直接影响到城市体系结构。

  政府在不同时期制定的城市建设、规划和发展战略,影响到整个城市化和城市体系的演化历程。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明确提出建设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及航运中心四大中心的战略定位,使其区域首位城市的地位日益突出,并逐步向国际城市迈进。

  城市规划通过规划引导和规划控制对城市空间的发展进行人为干预,以期达到既定目标和空间效果,在新城建设和旧城改造中显得尤为突出。作为一种他组织手段,城市规划与城市发展的自组织机制共同作用而形成城市空间发展的现实过程,影响城市体系的空间结构。国务院把长三角地区作为一个整体编制相应的“十一五”发展规划,必将影响到“十一五”乃至今后更长时间内长三角城市体系的发展、演化。

  区域开发政策实际上是一种人工调控机制,目的是把城市体系的发展纳入人工、规划和设计的“理性”轨道。区域开发政策是社会系统制约城市体系发展的重要机制,对城市体系产生多方面的影响(王发曾,2006)。1992年后的浦东开发使上海的区域龙头地位日益突出,并对区域内其它城市的发展产生强烈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极大地影响了长三角城市体系的演化。长三角各城市政府通过开发区、工业园区、高教园区对投资主体实施不同程度的土地、税收、服务等优惠,引导企业或产业集聚,影响城市功能及空间结构,以及地区城市体系的结构与形态。

  城市化战略、城市规划及区域开发政策的实施最终都落实在投资上,政府投资对区域城市体系演化的影响效应明显。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行政等级所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不同行政级别城市建设投资的差异,也影响到城市在城市体系中的地位。

  我国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转型期,作为他组织机制的政府行为仍然较大程度地影响着区域城市体系的演化。各级政府一定程度上扮演着城市化的投资者和组织者角色,使城市在遵循政府经济计划和城市规划的前提下得到发展,城市体系演化呈现出自上而下的特征。长三角城市体系演化的他组织机制突出地表现在行政区划调整、城市规划,以及政府的城市化战略、投资倾向、区域开发政策等方面。

  区域行政区划调整影响城市发展腹地的范围,进而影响城市规模,对市区范围的调整更是直接影响城市规模的大小。自1982年到2004年的23年间,长三角地区行政区划的变动接近40次,平均每年有多于1.5次的变动。行政区划变动带来该地区城市化水平的波动,也直接影响到城市体系结构。

  政府在不同时期制定的城市建设、规划和发展战略,影响到整个城市化和城市体系的演化历程。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海明确提出建设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及航运中心四大中心的战略定位,使其区域首位城市的地位日益突出,并逐步向国际城市迈进。

  城市规划通过规划引导和规划控制对城市空间的发展进行人为干预,以期达到既定目标和空间效果,在新城建设和旧城改造中显得尤为突出。作为一种他组织手段,城市规划与城市发展的自组织机制共同作用而形成城市空间发展的现实过程,影响城市体系的空间结构。国务院把长三角地区作为一个整体编制相应的“十一五”发展规划,必将影响到“十一五”乃至今后更长时间内长三角城市体系的发展、演化。

  区域开发政策实际上是一种人工调控机制,目的是把城市体系的发展纳入人工、规划和设计的“理性”轨道。区域开发政策是社会系统制约城市体系发展的重要机制,对城市体系产生多方面的影响(王发曾,2006)。1992年后的浦东开发使上海的区域龙头地位日益突出,并对区域内其它城市的发展产生强烈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极大地影响了长三角城市体系的演化。长三角各城市政府通过开发区、工业园区、高教园区对投资主体实施不同程度的土地、税收、服务等优惠,引导企业或产业集聚,影响城市功能及空间结构,以及地区城市体系的结构与形态。

  城市化战略、城市规划及区域开发政策的实施最终都落实在投资上,政府投资对区域城市体系演化的影响效应明显。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行政等级所带来的直接后果,便是不同行政级别城市建设投资的差异,也影响到城市在城市体系中的地位。

  城市发展的自组织机制是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作为一个开放系统的城市与外部要素交流过程中,随着外部环境对自身功能的要求而调整内部结构和功能的过程或能力(仇保兴,2005)。城市系统不断与外部环境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内部子系统之间发生非线性相互作用,这种非线性相互作用就是系统内部的自组织(王放,2000)。区域城市从聚落—村镇—城镇—城市—城市体系的变迁演化过程中,依靠自身聚集和辐射能力的不断增强,各种城市要素自行地由低层次、单一的,向高层次、复合的城市功能和形态转化,结合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这种自下而上的形态是典型的自组织过程(段汉明,2000)。城市体系是一定区域内空间要素的特定组合形态,是由一个或数个中心城市和一定数量的城镇结点、交通道路及网络、经济腹地组成的地域单元,能够通过中心城市形成区域经济活动的自组织功能。城市体系中具有较高潜势的中心城市,随着人口规模的扩大,功能趋向多样化,形成吸引人口聚集的新动力,并导致空间竞争,形成相对稳定的城市等级体系。因此,中心城市是城市体系自组织机制的枢纽和关键。整体上看,我国城市已初步形成包括等级规模结构、空间分布结构和职能组织结构的城市体系,具有一定的自组织能力,特别是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城市群。